在泰坦戰爭結束後,宙斯波賽頓哈德斯這三兄弟開始爭奪權力(分贓?),對此不感興趣的赫拉小妹就跑去隱居起來。最後抽籤的結果呢,宙斯分到了天空,成了名副其實的老大;波賽頓跑去顧海邊哈德斯則接管了黑壓壓的內湖,阿不對,是黑壓壓的地府

 

  「如果你是個名人,她們會讓你做任何事,想怎樣都可以。」耳邊響起川普說過的話,宙斯開始到處找各路女神、女人過夜。在過了無數個夜晚之後,宙斯忽然想起他還沒吃過自己的妹妹,也就是赫拉。

 

  宙斯費盡千辛萬苦找到赫拉的隱居地後,自己化身成一隻受傷的鳥,飛到赫拉的懷中,那楚楚可憐的模樣激起了赫拉的母愛,便將這隻鳥留了下來細心照料。在鳥復原之際,宙斯現出了原形,拿起手機亮出自己在這段期間各種偷拍的畫面,並用這些向赫拉求婚,赫拉別無他法只能答應了他,成了宙斯的正宮。

 

Annibale Carracci – Jupiter and Juno,通常宙斯與赫拉的畫作中,表徵都挺顯眼的,老鷹就是代表宙斯,這幅畫在他的胯下(?);然後孔雀代表的是赫拉,在後方的陰影處。

 

  不料婚後宙斯耳邊依然不斷迴響著川普的那句話,依然管不住自己的小頭。當然的,赫拉在你背後,她非常火,但偏偏又不敢對宙斯怎樣(照片還在他手上阿),所以每次都是找上那群被宙斯勾引的女人復仇。

 

Peter Paul Rubens – Zeus and Hera,這就更明顯了,值得一提的是Rubens這位畫家非常喜歡在畫作中的某個部位用紅色做強調,我還蠻常貼他的作品der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